当前位置:tianhai情感男生忌讳女生说他不行(男人最忌讳的其实就是)
男生忌讳女生说他不行(男人最忌讳的其实就是)
2022-11-24

噗!!

陆天游刚喝到嘴里的茶,都被他吐了出来,看着刚刚被自己拉在身后的莫珍,满脸的不敢相信!她的理想原来这么的强大,我滴吗啊!

“怎么!不相信我!”

莫珍瞪着陆天游,悄悄动了动身前的胸器!看得陆天游两眼发瞪!

“相信,相信!”陆天游吞了吞口水,吗的!这么多年,丫头还从来都没在自己面前这样过!

殊不知,莫珍在他面前做如此动作,也脸色发红。但在看到后者两眼发瞪的样子,她还是不觉的会心一笑。

“天哥,那你骨骼这般惊奇,回去你祖父不是会很高兴?”

莫珍有些雀跃,陆家一直都被人说是废物家族,如今出了陆天游一个,必定可以大振家门的!

“恩,会吧。”

陆天游有些不爽的吐道。如果莫珍知道他的天赋一直是这么强,却要被隐瞒。而且要其隐瞒不是别人,正是他那在外人面前正直无比的祖父。她会怎么想呢!

“丫头,你回家吧,我今天就不送你了!”

两人吃罢,陆天游招招手,看着莫珍开心的样子,他也略感满足。但一想到祖父知道自己今天显示强大战斗力之后的表情,心里就有些不确认!

“恩!天哥,我们明天见!”莫珍笑看着陆天游,似乎自己的感觉,还残留在之前陆天游在大街之上亲吻自己的那会。

“回去吧!”陆天游微笑着招招手,心里一定。丫头这么开心,回去即便给祖父骂了个死,他也不怕!

陆府。

身着蓝衣的陆天游缓缓的从外面走进大门,一靠近大门,就有一人快速跑向他。此人身着朴素黄衣,面容有些苍老,给人的感觉很亲近。她看到陆天游,好像了了一桩什么心事一样!

陆天游望着满脸急色的妇人,开口笑道:

“黄姨,今天不是府内的好日子,你不用这么风风火火的吧?”

黄姨为陆天游母亲娘家人,也是至今陆府唯一的女仆人!偌大的光环镇陆府,除了这黄姨,就剩下一个老得发芽的男仆人了。

“少爷!快!快跑!”黄姨一拉陆天游的手,要将其拽出大门!这让陆天游满怀不解,今天这是怎么了。

祖父知道了?陆天游在心里妄自猜测,但他却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快的传到陆府!

要知道他家,除了眼前的黄姨,就是一个常人不出外的老仆人了。消息传到他们这,都是黄花菜都凉了的时刻啦。

正当陆天游迟疑,被黄姨拉扯着离开之时,陆府之内传来一声咆哮:

“孽子陆天游,还不快进来!”

这声音之内,蕴含着无尽的愤怒,好像陆天游当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!

“少爷,快走!出去避避风头,大老爷生气了!”黄姨拉住陆天游的手,要将后者拉出陆府之外!但陆天游却一动不动,两眼在听得这个声音之后,微微红了起来!

“走!我能去哪,这里就是我家,我死也不走!”

黄姨看得陆天游的犟脾气起来,也不好做事。陆天游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,他的脾气就是这样,一旦认准了什么事,就不会改变!但这一次不一样,陆天游好像要被大刑伺候!

府内的大厅上,已经摆好了十字架。他一回去,必定被绑上!最后的结果一定会被家里的老祖宗鞭个要死!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陆天游之母才叫黄姨事先在门外等候。后者一回来,就叫他出去躲躲!可这光环镇内,谁人会提供一个安身之地给他呢!

陆天游一步步地往府内走,黄姨在边上说,却完全无效!

看着破旧了的府邸,陆天游的心跟霜的一样!

十六年,出生十六年了。他从来都没有埋怨过这个家,即便他从来就显示出惊人的魄力修炼天赋,在祖父的要求之下,还是强忍着隐藏!

别人在炫耀自己是天才之时,他却要在大喊‘我是天才’之后,做个废物的摸样!

“够了,够了!这一切够了,从今天开始,我陆天游就是天才,我要拜强者为师,我要做强大的强者!”

咬咬牙,他大步向前走。不一会便进入那个不大,却足有十来个座位的厅堂!

此刻,那厅堂之上摆着一个十字木架,上面的拇指大的绳子劣质斑斑,想来很久没有用过了。看到这些,陆天游脸色变了变,他没有想到这一次,祖父是动真格的了!

厅堂中,苍发老者还是坐在正中位置。他毛发苍白,却依旧是一付硬朗的样子。见得陆天游进门,嘴唇动了动,却发着无尽严厉:

“站上去!”

陆天游没有说话,直接跨步,站在那架子之上!拇指大的绳子落在木架两边,谁也能猜到,下一秒绑着的是谁。

“天儿~~”陆天游的母亲想要说话,却被苍发老者打断!

“你可知罪!”

祖父望着陆天游,胡子都要瞪了起来!

“不知!”

“孽障!你光天化日之下显示才能,你这是干嘛!你是找死吗!绑上!”见得陆天游一付硬脾气的样子,苍发老者就是生气!一声喝下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老仆人立马上前,将其结实的绑下!

“陆天游,说,我从小教导你的是什么?”苍发老者抬头瞪着陆天游,直呼其名!

陆天游望着自己气得胡子都颤抖的祖父,脸上痛苦,还是闭上眼睛缓缓开口:

“莫告人,我是天才;莫显示,我是天才!”

“好!好!!你记得清清楚楚,但你今天为何犯错!”苍发老者听得陆天游的话,点头,随即大怒!

对此陆天游理都不理,闭上眼睛,两行清泪流出!

这什么家庭,有天赋不给显示,有机会不去参与!一辈子就住在这破烂的府邸之内,出门在外,还要别人张口闭口地说废物,废物!

“父亲!”

陆天游的母亲看得儿子被绑上,伤心得要命,此刻忍不住开口!

“闭嘴!慈母多败儿,若非你天天宠着他,他会如此吗!!”苍发老者回头看着陆天游的母亲,很是生气。

听得这些话,陆天游不禁哑然!

从小他的母亲苏拉确实对他好,却在这个奇怪的家规之下,不敢多加照顾。若非他早有心智,恐怕此刻的陆天游真的是滚地油一个!

“说!今天你为何不与往常一样,屈尊在卢家卢海手下?”苍发老者喝道。

陆天游望着祖父,却没有说话。那两行清泪已经结束,留下的只有泪痕。他憋屈,他不爽!但无奈的是,他还是这个家族的人!

从小让他忍,他可以做到!从小让他屈尊别人,他可以做到!不过今天,这一切,都不能!

“不能!我不能退缩!”想起那张清秀的脸,陆天游的心更为坚定!他说过不低头,说过给她一个温暖的港湾的!

“上刑!”苍发老者一喝,边上的老仆人立马拿出一条巨大的鞭子!

啪!鞭子落在陆天游的身上,那一身朴素的蓝色衣着马上破开一道口子,里面有一隐约可以看到血迹斑斑的伤痕!

“我的儿啊!”苏拉看得陆天游的祖父竟然真的动手,整个人一激动,顿时晕了过去!

啪!啪!!

好像数数一样,一!二!三~~鞭子一次次的落在陆天游身上,他的脸色除了看到母亲倒地时,变了变之外。余下时间,都是平静得毫无波纹!

但在鞭子的一次次鞭打之下,他蓝色的上身衣衫都已经破碎!血随着破碎的缝隙,慢慢流出!随而和衣服沾在一起!让人有一种错觉,这鞭子打的是衣服,还是陆天游的身体!

“小天,给父亲认个错,就说‘我错了’!”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天游之父陆翊上前,拉住陆天游的手,开口道。他的父亲他懂,如果今天天儿不认错,恐怕难以收场!

陆天游张眼,望见父亲眼里的心痛。心里同样难过,有点想认错。但想起那张因为自己显示了能力而开心不已的小脸,这点想法马上熄灭。

他陆天游是天才,从小就是天才,不是废物!

“父亲,你说在自己喜欢的女子面前,你能说不行吗?”陆天游望着陆翊,好像在寻求一个答案。

“呃~~”陆翊想不明白陆天游为何会说出这些,犹豫了一下,如实回答:

“如果是男人,都不能说不行!”说完这些,他骤然想起什么,望着儿子陆天游,神情一变!

“好!好!”

陆天游连说了几个好,随即转头望着自己的祖父,一直尊敬着的祖父!

“既然男人能说不行,那么今天我就说一句,我不能说不行!!打吧,今天就算打死我,我也不认错!我就是天才,我不是连魄力都修炼不出的垃圾!”陆天游大声说着,泪水哇哇地从眼眶里流出!

十六年的屈辱,十六年的隐瞒,今天他就要放开,今天他就要告诉眼前这个一直要求其隐藏天赋的人,老子不干了,老子就是天才!

“父亲!让天儿代替我们家参加年会吧,孩儿甘愿将龙源泉奉出!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我的儿子,你的孙子啊!”陆翊跪倒在地,双眼朦胧!这十多年来,他一直隐瞒的秘密就要说出!